桐丽民众勇战日军
2013-09-27 14:3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桐丽地处海口,毗邻江湾,隔海与披山岛相望。时光倒溯到民国时期,那时的桐丽乡到县城要走五六十里山路,交通极为不便,是个穷乡僻壤,土匪、海盗经常出没,老百姓祖祖辈辈受尽欺凌,吃尽苦头。真所谓“天高皇帝远”,国民党政府根本管不了。当地百姓为求生存,只有自己动手武装起来,保卫家乡,想方设法购买枪支弹药,单南山村有16支步枪。 
  
抗战期间,桐丽乡这支民众武装队伍又肩负起驱日军、保国土的神圣职责。当时桐丽乡有乡保武装,但都徒有虚名,真正有实力的倒是当地的民众武装。桐丽乡的武装民众长年累月巡逻放哨,守住高山,监视海口。日军的大炮、榴弹炮、机枪没有征服桐丽民众,而桐丽民众的毛瑟枪、套筒、广东造、小径口等落后武器,反而击退了日军3次进犯。 
  
1945310日(农历正月廿六)15时左右,灵门村王根德等人发现灵门西南方向的海面上,有2艘可疑的木帆船鬼鬼祟祟地尾随着1艘捕虾的小船,趁着涨潮,向灵门驶来。王根德等人是长年在海上捕鱼的老渔民,对洋面上的动静了如指掌。他们料定这两艘木帆船来路不正,连忙回村报告。10多名武装民众闻讯后,立即背着枪支弹药,向上灵门的下跳咀山跑去。他们登上山巅,据守着有利地形,准备迎战。这时,2艘木帆船已经驶近,王根德首先放了一枪,试探虚实。日军在船上用轻机枪、榴弹炮还击。战斗就这样打响了。 
  
当时,我任桐丽乡乡长,听到枪炮声,知道是日军进犯,当即召集南山、安人两村20多名武装民众,跑步冲上灵门岭头,见日军正向下跳咀山疯狂扫射,我火速把队伍拉到上跳咀山,摆开阵势,投入了战斗。这时敌船离灵门滩头只有200多米,我们20多人对着敌船猛烈射击。日军遭到突然袭击,猝不及防,随即掉转枪口,向上跳咀山射击,妄图用猛烈的炮火压垮我们,以便强行登陆。眼下形势十分紧迫,如果让日军登陆,下跳咀山10多名武装民众就无处退身,他们的处境将越来越困难,更严重的是全村500多群众的生命财产就要遭殃。在这危急关头,我当机立断,命令大家用火力压住日军,不让他们前进一步。射击手张子佩、陈岳明、张孝宗、张孙达等人冒着敌人的弹雨,奋不顾身地还击,弹无虚发。站在山上观战的群众呐喊助威,拍手叫好。日军狗急跳墙,还是发疯似的冒死前进。灵门渔民曾广冬大声喊道:“成士乡长,向撑船老大打!”经他提示,我猛然醒悟,举枪瞄准撑船老大,一弹击中他的右手。老大抛下舵,躲进船舱里。无人驾驶的木帆船随风摆动,飘飘荡荡地退了出去。另一艘敌船受到武装民众左右夹攻,不敢孤军作战,也狼狈地跟着逃跑了。 
  
击退日军第一次进犯,下跳咀和上跳咀的武装民众胜利会师了。群众赞扬我们打得好,打得准。大家沉浸在一片欢乐中。但我们的警惕性很高,深知日军不甘心失败,随时会卷土重来,进行报复。 
  
当夜,我们坚持巡逻放哨,防止日军反扑。夜空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下半夜,日军分乘2艘小舢舨,从箬岙村山头坑悄悄登陆。 
  
第二天凌晨,巡逻放哨的人未发现敌人动静,陆续回家吃饭。不一会儿,山头坑山顶的山头根跑来报信,说日军在他那儿登陆了。我一得到情报,立即率领章宪寿、张子佩、张孝康、张兆土、章昌土、陈岳明、张扬土、张孙达等10多个武装民众,一口气跑到南山后山的风车斗。章昌土捷足先登,伏在山顶的麦地里观察敌情,只见日军40多人从小地里角向南山方向走来。章昌土立即退下来,埋伏在南边的地坎下。谁知已被日军发觉,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炮弹在章昌土站过的地方爆炸,地坎被炸塌了。埋伏在下坎的张子佩被一块飞石击中脑顶,顿时昏迷过去。大家怒火万丈,要与日军拼命。我一面命令他们向日军开枪还击,一面派人背张子佩进村抢救。张子佩由于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光荣牺牲。张孝康头部负伤,章宪寿也被敌人的轻机枪击中受了重伤。为了保存实力,以利再战,我们就向后方转移。 
  
这时,日军没摸清我方的底细,不敢贸然进犯,转向邻村安人迂回偷袭。岙环保安队刚巧在安人派早饭,听到日军的枪炮声,抛掉饭碗,拔腿就逃。保安队士兵还唯恐自己逃得太慢,向避难的百姓喊道:“你们百姓慢慢逃,让我们穿黄衣裳的先过去。”多亏他们吃得饱,逃得快,幸免一死。可怜老弱妇幼逃得慢,被日军枪杀3人,伤6人,抓去3人。日军进村后,杀猪捉鸡,抢掠财物,无恶不作,到灵门抢去不少粮食。但他们害怕抗日武装民众,不敢久驻安人、灵门,带着抢来的粮食、家具,慌张地下船离去。 
  
玉环县县长以定邦得到南山张子佩抗战阵亡的消息后,从芳杜乡樟岙赶来,亲自主持追悼大会,亲笔题写挽联。张子佩追悼会十分隆重,楚门区各乡乡长,桐丽乡各保保长、教师、学生以及温岭县岙环盐警、学生、保安队士兵等500多人参加葬礼。为了标榜张子佩勇敢杀敌、为国献身的大无畏精神,我代表桐丽乡公所赠送一方匾额,上题“忠勇可嘉”四字。 
  
第三次反击战是在同年525黎明前,日军32人偷偷地在灵门登陆。邻村安人农民赵可德听说日军从灵门上岸,心里十分不安,想探个虚实。走到半路,不料被日军发现,肩膀中了一弹,忍痛跑回村里报信。抗日武装民众早就集合在一起,一边计议抢占灵门后山,一边派人到芳杜向以定邦县长和岙环保安队求援。我们一共30多人,向安人的灯盏坞山岗进发。到了目的地一看,与日军距离太远,无法射击。我命令陈岳明、张孝宗、张孙达3名射击手,翻到灵门后山,与日军距离拉近到300多米。其余的人由张子坦带领在灯盏坞山岗埋伏接应,防止日军切断退路。这时,日军正在村里抓人、抢东西,强迫渔民搬运抢去的财物,滩头堆满了粮食、家具、衣物等。4位年轻姑娘也被掳到船上。我们看在眼里,恨在心头,一颗颗复仇的子弹向日军射去。日军发现后山被我们占领,立即派出九人冲上山来,妄想抢占阵地。我们奋起还击,一排排子弹打得日军连滚带爬。他们在半山腰进退两难,只好隐蔽在一棵桑树下,被我们击伤一人,只得逃下山去。灯盏坞山岗上的抗日民众乘胜冲下山来,岙环保安队也从灵门下塘过来。日军受到三面夹击,来不及搬运抢走的财物,仓惶上船离岸,顾自逃命要紧。被丢弃的九个日本兵赶到滩头时,木船早已退去,只好跳入大海,泅水逃回船上,一个个像落汤鸡似的,狼狈不堪。我们冲到滩头,举枪向敌船射击。日军无法招架,只好悬挂起棉被作掩体,勉强抵挡一阵后,夹着尾巴逃走了。后来据被掳的四个灵门女人说,战斗中,敌船舱板上染满了血迹,一个日本兵负重伤回到披山就丧生了,另一个送沈家门医治,到半路也完蛋了。 
  
这次战斗,桐丽乡抗日武装民众无一伤亡,只有岙环保安队班长林维寿阵亡。当天下午,县长以定邦带着一队人马赶到桐丽,实地观察了我们的高山阵地,对我方的兵力部署十分赞赏,多次表扬桐丽民众英勇抗日的动人事迹。后来,玉环县政府将此事呈报内政部,我得到部长张励生的传令嘉奖。以定邦县长还亲自送来两块匾额,上题“众志成城” 、“光荣乡里”。 

   ①据玉环县档案馆225-4-680民国34526日《玉环简报》第234期载《敌匪在灵门登陆被我军民奋勇击退》记述:“二十四日拂晓,有帆船二艘载有敌匪五十余人在桐丽乡属之灵门登陆,我七区抗卫支队及民众奋勇抗击,敌匪不支,落海溃退。我再追击,敌船一艘船身受创,并有匪军三名击毙,是役我民众死一人,伤三人。翌日,本县以县长躬亲赴该乡慰问抗战各军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