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香炉的故事
2013-09-29 16:58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访问次数:

  田螺尖山脚下住着两户人家,一户姓王名大江,一户姓陈名阿财。 
  
阿财家境清贫,常常借米下锅;大江家虽不十分富裕,却也不愁冷饿。平日阿财经常受大江的接济,大江呢,也常常得到阿财的帮助。 
  
有一日,阿财砍柴回家,在田螺尖山脚下的一个水潭边洗手,脚下一滑跌下了水。正在水潭边洗衣服的农妇村姑个个慌成一团,一个劲地呼叫:“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大江听到有人呼叫“救命”,飞快跑到水潭边,连衣服也没脱,就纵身跳入潭中救人。待救上岸一看,原来是阿财。 
  
阿财得救了。而大江呢,却因受了风寒,病倒了。从此,大江的家境江河日下,手头也越来越拮据。 
  
一个深秋的下午,大江与阿财一同上田螺尖山砍柴。忽然“当”的一声,大江的柴刀触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定睛一看,却是一个闪着金光的香炉。 
  
大江惊呼道:“阿财,快来看,这里有一只香炉,真好看,好像还是金的呢!” 
  
阿财听到“金”字,顿时来了精神,三脚两步飞奔到大江身边。拨开草丛,蹲下一看,里面果真有一只金光闪烁的香炉。 
  
阿财捧起金香炉,眨眨小眼睛问道:“还有别的东西没有?”忠厚的大江摇摇头。阿财贪婪地端着金香炉望个没够,脸上却堆着笑说:“大哥,我们还是再去找找看,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 
  
于是,两人放下了柴刀,在山顶上找了起来。过了一会,阿财站在陡峭的悬崖边,故意大声呼叫道:“这里还有一只,好像也是金香炉”。 
  
大江信以为真,急切地问:“在哪儿?”阿财指着一个草丛说:“喏,就在这里!”正当大江蹲下看望时,阿财随手拾起一块锋利的岩石,正要狠命向大江头部击去,不料大江突然回过头来问道:“我怎么没看见?” 
  
阿财把石块抛到幽谷中,用手指指说:“就在石块落下的地方!”大江再往前张望时,阿财猛地用双手把他推落深谷中。 
  
阿财慌忙脱下外衣,抖抖索索地把金香炉包裹好,跌跌撞撞地跑下山来。 
  
说来奇怪,阿财抱着金香炉一踏进门槛,顿感四肢无力,头昏目眩,口渴难忍。他强忍着到水缸里舀了一碗水,正要往嘴里送,却怎么也喝不到嘴里,而心窝却似炙着一蓬香,火辣辣的难忍,满头满脸都是冷汗,终于无力的瘫倒在床上。 
  
阿财躺在床上,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似乎还有大江的责骂声:“好个阿财,你真狠心!快把金香炉送回原处,送回原处……”阿财猛吃一惊,睁眼一看,包在衣服里的金香炉怎么跑了出来,正放射着奇异的紫光。阿财不解的看着,金香炉又慢慢地转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阿财再也躺不住了,猛地抱起金香炉,夺门而出,往田螺尖山奔去…… 
  
夕阳西下时,在田螺尖西山下的小岙里,有一位船夫打扮的中年人,挑着一副空水桶在崎岖的山湾小道上寻找饮水。他不知不觉走到半山腰,一阵微风吹过,转来隐隐约约的呻吟声。船夫决定看个究竟,放下水桶,拿起扁担,朝发出呻吟的方向走去。走不多时,在月光下发现一只金丝蛤蟆,正挡在山间小道上,两眼忽闪忽闪地发着蓝光。船夫走一步,它就跳一步;船夫停步,它也停步。船夫心中暗暗称奇,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也就不紧不慢地按金丝蛤蟆引导的方向走去。忽然,眼前一亮,在前面一块怪石旁的草丛中有一个闪着奇光异彩的东西,走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金香炉。 
  
船夫把金香炉抱在怀中,继续向呼救方向走去。走不多时,终于看清了大树下躺着一个人。 
  
大江见有人到来,艰难地支撑起身子,断断续续地向船夫诉说了自己受害的经过。还告诉他,自己曾在山顶发现一只金香炉,现在已…… 
  
船夫听了,连忙把自己拣到的金香炉捧到大江手中,问他是不是?大江点点头,顿时泪流满面,无限深情地说:“总算找到了,总算找到了!” 
  
原来这只金香炉是有灵性的,容不得见利忘义之徒。因此,阿财即使不择手段地得到了金香炉,也是无福气享用它的。阿财为了保全性命,只有无可奈何地把金香炉送回原处。 
  
船夫问清了大江家的住址,背起他就往山顶爬,再沿着山间羊肠小道盘旋而下,走走爬爬,约摸过了一个时辰,船夫实在走不动了,就在田螺尖东山下,十八湾的一座路廊里歇息。大江此时才清醒过来,喃喃地说:“恩人哪,你是哪方人氏?在这世上我没见过你这样好的人,敢情我遇上了仙人,你的大恩大德今世难报,我下世做牛当马也要报答的!” 
  
“老兄弟,快不要这样说,实话告诉你,我是福建渔民,今天是到山脚下找水的,不想碰到了你。” 
  
大江被船夫的义气所感动,一定要将这只金香炉送给他,可船夫说什么也不肯收下。 
  
正当两人推来让去,难分难解之时,只见一位童颜鹤发、银须齐胸的老者,手拿佛尘,笑容可掬地走到他俩身旁说道:“你俩不必推让,此宝物落在好人手中,乃是天意,依老朽愚见,这只金香炉你俩各享用一半。”说罢,用手中佛尘轻轻一晃,金香炉顿时裂成两爿。船夫与大江看得愣住了,见老者非同寻常,连忙大呼道:“老公公,请留尊姓大名。”老者似乎没有听到,也不回头,径自扬长而去。船夫急忙赶上去拉住老者衣衫,决意问个明白,不想老者晃动手中佛尘,跃身站上一块大岩头,轻声说道:“贫道张少霞是也!”只见右脚轻轻一点,向东方飘然而去。 
  
从此,在田螺尖的东山下,十八湾的一座路廊外,一块大岩头上留有张少霞的一个足印,人们称它为“仙人足印”。很久以后,这里还有一个亭,就叫“仙迹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