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岛风云之日出榴岛
2013-09-27  玉环史志网  作者:

  194947日是玉环人民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浙南游击纵队括苍支队在支队长周丕振、政治处主任郑梅欣的率领下,夜渡乐清湾,一举攻克玉环县城和坎门、楚门两个镇。玉环历史从此揭开了新的一页。 
  
【字幕】 2009年4月7日 玉环大剧院 玉环解放60周年纪念大会 
  
整整60年过去了,当年为解放玉环而浴血奋战的人们,现在大多已进入耄耋之年。今天,当这些立下汗马功劳的老同志们聚在一起庆祝这个特殊的日子时,大家的眼前依稀又浮现出硝烟弥漫的战争场面,耳畔仿佛又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厮杀呐喊声。 
  
【字幕】 第四集 日出榴岛 
  
194944日,括苍支队转移到乐清白溪的环山村驻扎下来。支队部调集来自永嘉、乐清山区的战士进行上船、下船和海上作战演习,从而拉开了渡海解放玉环的序幕。 
  
【赵典池(时为括苍支队文工队员)同期声】 我们准备是打温州的,后来,周丕振和郑梅欣的意见,先把玉环解决了再去打温州,稍微推迟一个星期,这样子我们没有后顾之忧。玉环虽然是个小岛,但是咽喉之口,为我们打温州去掉一个碉堡、一个障碍。要是不解放,玉环兵力到温州增援,也会增加我们很多困难。海上啊,如果封住江口,你到哪儿去呀? 
  
在解放玉环的战斗中,情报工作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批训练有素、信念坚定的地下党工作者,与敌人巧妙周旋换来了一条条宝贵的情报,为一线作战的最终胜利提供了必不可少的保障。 
  
【阮美凤(时为中共地下情报员)同期声】 那年的侦察局局长是军统特务,很狡猾的,层层都是他自己的亲信,一班人马带过来。他经常突然跑到我家来,问我今天做什么、做什么。我爸爸是做衣服的,我锁纽扣洞,过去是布纽扣。我整天把这些东西放在身边,万一他来,我说在搞这个东西,作为掩护。 
  
抗日战争期间,阮美凤就积极参与宣传共产党的思想。也正因为这一点,从事情报侦察工作的地下党员陈伊言和杨素英两人相中了她,并引导她参与地下党活动。 
  
工作中,阮美凤不断地处理好与同事间的关系,时时关注局里的各种动态,包括人员情况、枪支弹药、突发行动和军事口令等。 
  
【阮美凤同期声】 这些情报,我搞来都交给杨素英,最后大概解放这段时间,主要突出叫我搞口令——口令拿去究竟怎么用,我不知道。杨素英一次一次叫我搞口令,都讲不行。最后拿去,她没有怎么表态,也没有跟我讲。她只讲,你明天晚上听到枪声就知道。知道什么,她下文也没有讲。 
  
46日上午,括苍支队在环山村召开战前军事会议,再一次对敌方的兵力布防情况、最新的口令暗号以及巡逻哨兵的路线和时间等进行了校对。 
  
根据掌握的情报,玉环县城的国民党守军只有县自卫队第二中队、警察局一个分队、小股刑警队和警卫队,共200多人。县城两翼,东南10千米的坎门镇驻着一个自卫中队,东北15千米的楚门镇驻着一个自卫中队和盐警大队的两个中队。全县总计500多兵力。 
  
【赵典池同期声】 每次打仗,周丕振一定要叫我做两件事,画地图,做沙盘。这个情报就是陈伊言冒着生死弄来。国民党那个时候的口令、情报天天换,很紧张的,知道我们总要袭击他的,解放不解放很难说,他只知道我们袭击他的可能性有。我经常在改,情报来了,这个地方改一下,那个地方改一下。周丕振告诉我了,要打这个地方,那天晚上就开始打。 
  
玉环与乐清中间隔着辽阔的乐清湾。16时,周丕振、郑梅欣率领400多名指战员乘坐31艘木帆船,分别从白溪宅前埠、石件头和陡门头三处扬帆出海,向玉环进发。 
  
【梁其夫(时为括苍支队第三中队队员)同期声】 6日那天,分队长潘巨妹说:“我们出发,你跟我来。”到哪里去他不讲。我当时跟他就是了,到哪里去我不知道的。到大青吃了饭,下船时他才说:“其夫,到你玉环去。”我说:“干什么?”“打玉环,解放玉环。”我说:“这样,我也不知道。”47个人,一个都不知道,就他一个人知道。这样,大家都知道打玉环,要解放玉环。 
  
这里就是当年括苍支队渡海解放玉环的登陆点——青南西滩。22时许,正值落潮,船队在埠头外的海涂上搁浅。战士们毫不犹豫地脱鞋卷裤,深一脚浅一脚地涉涂上岸。随后,部队按照作战计划,兵分中、西、东三路,由向导和玉环籍战士引路,按各自行军线路进发。
   
中路部队到了东青岭北面的岭脚,切断县城通往楚门镇的电话线,稍作休息后继续上路。在东青岭路廊,周丕振、郑梅欣、丁世祥再次研究了作战方案。大家一致认为,这次战斗的目标是“击其首脑,乱其部署,活捉敌县长,解放玉环全境”。因此,考虑到长途跋涉势必会影响作战效果,临时取消了进攻坎门的计划,将作战重点放在主攻县府大院上。 
  
【李杰华(时任括苍支队第三中队政治指导员)同期声】 盛世樵带张永南他们一路,张永南是四中副中队长。他们被国民党哨兵发现了,问:“哪一个?”盛世樵就讲“筹备”,反问哨兵:“回令?”哨兵却忘了。结果张永南一阵风一样地冲到他前面,一枪顶住他胸口:“你为什么不讲回令?”他说:“我当兵才7天,回令忘记了。”结果把这个人绑好扔到边上,然后我们再前进。 
  
除掉天灯下的岗哨后,部队就急速地冲向县政府,发起猛烈的攻击。顿时,枪弹声在全城上空震响。 
  
突击队员们飞快地冲进国民党县长毛止熙的卧室,却已不见他的踪影。 
  
【李学仁(时为括苍支队文工队员)同期声】 被窝摸摸还是暖的,他老婆倒在地上直发抖,在哭。邱昭宏同志是和我们一起来的,也是文工队里的,他是负责的。他和毛止熙认识,在俘虏兵里七找八找,看到有个人跟毛止熙很像,把帽子一掀:“你不是毛止熙啊?”把他认出来,抓起来了。 
  
这边县府内的战斗结束没多久,其他几路也相继传来了捷报,城隍庙、雷公庙、警察局、教场岭头、东门等据点均告拔除,唯有北门山头碉堡内的国民党守军仍在负隅顽抗。 
  
北门山头碉堡是控制玉环县城全局的一个制高点,县里唯一的一挺重机枪就配置在这里。守敌凭借地形优势,不时用重机枪疯狂扫射前方阵地。双方相持了四五个小时,眼看天已蒙蒙发亮,周丕振让毛止熙下手令命其手下投降,不料却遭到守敌分队长的拒绝。 
  
【李杰华同期声】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模模糊糊地能看到重机枪的地方,它是不断地转。胡传林这个机枪手是百发百中的,对准它这个方向,一梭子弹就把机枪打哑掉。敌人搞不清楚机枪怎么不行了,伸出脑袋,看看机枪什么地方坏了。结果脑袋一伸的时候,连忠一扣扳机就把他打死了,机枪就彻底完了。 
  
战士们乘势冲锋,猛掷手榴弹,炸开了碉堡的大门。顽敌终于举起白旗投降。 
  
7日早晨7时,玉环城内的战斗全面胜利结束。闻讯赶来的群众将县政府门前的空地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学仁同期声】 县政府打下来了,我们这班人就下去了,开展宣传工作,借来桌子、板凳,站起来演讲。 
  
【张燕征(时为括苍支队文工队员)同期声】 给大家讲解我们现在人民解放军已经逼近长江,已经解放了长江以北大片的土地,很快的,只要毛主席一声令下,我们就打过长江,解放南京,活捉蒋介石。在我们讲的整个过程当中,大家都发出很惊讶的、高兴的声音。 
  
演讲结束后,李学仁和另外一名战士立即起身前往楚门大山头,送信给率兵驻守在那里的中共楚门区委负责人谢劳,让他们作好准备,接应即将到来的大队人马。 
  
玉环县城解放以后,正如周丕振、郑梅欣和丁世祥战前所预料的那样,突破县政府活捉毛止熙这个关键问题解决了,其他守敌自然是不在话下了。为了尽可能争取时间、减少损失,括苍支队决定通过和平方式解放坎门。 
   
【邓逊复(时为括苍支队文工队员)同期声】 毛止熙抓到以后,向括苍支队周丕振司令员提出一个意见,就是说,坎门的中队长是他亲戚,是他的侄子,写一封信,劝他来投降。括苍支队领导研究以后,认为有这个可能,当时就派我、颜志才、刘子升三个人,颜志才同志负责,带了国民党两个秘书,带了毛止熙一封信。支队领导说是劝降,不要带枪。 
  
对此,驻守坎门的国民党玉环县自卫队第三中队中队长张永榜先是犹豫不决,后经民主人士林式民说明形势、晓以利害之后,才于当天中午率领全体官兵来到县城缴枪投诚。 
  
【邓逊复同期声】 到了玉环县城大概12时,我们就交给支队领导去处理。我们吃饭以后,就跟着部队打楚门去了。 
  
当天晚上,驻守楚门的国民党玉环县自卫队第一中队中队长王小歪得知县城已失,连夜率队逃往温岭。8日早上,部队向楚门盐警发起进攻。在强大的军事攻势和政策感召下,楚门盐警大队两个中队先后自动缴械投诚。 
  
【陈展(时为楚门地区工作人员)同期声】 盐警大队队长家里,人都逃出去了。我们进去转了一圈,都没有人了。队长老婆回来看看,她屋里东西摆得好好的,丝毫未动,很感动,怎么这支部队这么好的,东西一点没动?她本来以为,共产党是土匪、强盗、流寇,谁知道这班人不是这样子的,是好人。传给她老公听,也很感动,才把武器交出来。 
  
战火停息后,括苍支队开进楚门街头。所到之处,欢迎的人群涌动如潮。起初,镇上一些工商业者还心存疑虑,店门也不敢开大,后来经过观察,发现部队秩序井然,方才放下心来。宣传队员们利用这个机会向人们发表演说,宣传当下形势和党的方针政策,场面非常热烈。 
  
晚上,括苍支队和中共玉环区委在楚门城隍庙举行隆重的庆祝大会,支队文工队为到会的数千名群众和各界人士演出了精彩的文艺节目。 
  
【张燕征同期声】 我们演出的内容有《兄妹开荒》,歌当然都要唱的了,活报剧《活捉毛止熙》是临时编的,还有《白毛女》。我们那个时候感情很丰富的,演到苦的时候会哭的,台下人也很受影响。通过这些宣传,演戏也好,演讲宣传也好,群众了解我们解放军是个什么样的军队,游击队是什么样的军队。 
  
玉环的解放,揭开了括苍支队解放台州南部地区的序幕。第二天,括苍支队离开楚门,带着胜利的喜悦踏上了新的征途。 
  
【潘明贤(中共玉环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同期声】 渡海解放玉环战斗是完全依靠括苍支队这样一支土生土长的游击队自身完成的。这是括苍支队作战史上一个非常成功的战例。当时,长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区都还处于国民党的统治之下,像玉环这样未损一兵一卒,全境解放是少有的。为此,浙南游击纵队司令部特地传令嘉奖。 
  
玉环解放后,国民党政权被摧毁。1949414日,中共浙南地委决定撤销中共玉环区委,成立中共玉环县委,丁世祥任书记,谢劳、郑云卿为常委。 
  
512日,玉环县人民政府在楚门镇筠岗村成立,县长由丁世祥兼任。7月,县政府机关迁移至城关。同时,全县区、乡、村各级政权机构也先后建立。从此,玉环揭开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历史新篇章。 

中共玉环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易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地址:玉环市玉城街道东城路6号  电话:0576-87215726  传真:0576-87215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