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在敌人心脏
2013-10-14  玉环史志网  作者:

  那是1943年,国民党顽固派实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在浙南地区,反动派加紧对我党活动地区进行“清乡”,杀害我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在这种白色恐怖笼罩下,党对我经过长时间的教育与考验后,由杨谟同志负责介绍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和杨谟同志保持单线联系。党组织指示我的主要任务是:注意隐蔽,潜伏在敌人机关内部(国民党玉环县党部)负责了解掌握敌情,做好我党迫切需要的情报工作。 

  闯入密室 

  在敌人机关内部,我可以看到敌人的来往文件,也可听到他们部分谈话内容。我平时密切注意,从中掌握他们的动向。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向玉环直接派驻调查员,在自己的寝室内办公,往来文件全由他本人亲自直接办理,亲自掌管。对他的活动一时难以了解。 
  
1943年底,为了掌握调查员的活动情况,杨谟同志要求我想办法尽早看到调查员手头的文件,搞清楚他的动向和他对我党地下组织的了解程度。我根据当时的情况分析,唯一的办法是秘密进入他的寝室。他的寝室西边靠近我们的办公室,东边紧挨其他寝室,前面是公共通道,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要进入他的寝室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但这是党的需要,困难再大,风险再大,也得想办法办到。为了尽量做得稳妥,不被别人发觉,我密切注意机关内部人员的动态,寻找最好时机。 
  
一个周末的下午,调查员及住在机关内部的人员都回自己老家去了,只有一个工友留着看管机关。调查员寝室房门关得实实,外面没有上锁,用手轻轻推了一推纹丝不动,房门里面已经上闩,难以直接从房门进入。再转到和他相邻的书记长房间门口去一看,房门半开着,与调查员房间相通的房门也是虚掩着。这真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时机。我待最后一个职员离开办公室时,我急忙找到杨谟同志一起返回机关。到了门口,里面已是寂然无声。我先到各处仔细查看一遍,确信无人后,冒险闯入调查员的寝室,很快找到了文件,快速地翻阅起来。因时间不允许久留,我们看后把文件按原样放好,把房门按原样关好出来。刚走到寝室外面的通道上,就碰上从外面进来的工友,也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私拆密件 

  在敌人内部工作,天天和敌人见面,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敌人发觉,不能疏忽大意,鲁莽行事。为了既能经常看到调查员的文件,又能保证安全,我经过反复思考,决定试着在文件送到调查员手中之前先行拆看。因为调查员外出时间较多,文件暂由另一名职员保管,有机可乘。 
  
要拆密件,只能在办公室秘密进行,密切注意外面的细微动静。拆看后,不能露出明显的痕迹。我经过几次试拆,终于取得了成功,增强了我的信心。后来,我就用这种办法监视调查员的动向,随时向党组织汇报,掌握敌人内部情况。 

  抄录口供 

  有些情报需要秘密获取,有些情报则需要通过公开合法的途径获取。1946年上半年的一天,杨谟同志告诉我:县政府在坎门抓了两个乐清人,据说是我党的同志,到底是真是假,有无牵连到玉环地下党组织,情况都不清楚,上一天夜里审讯时还用了刑。要求我尽快搞到口供。这口供掌握在有关人员手中,如何搞到手? 
 
我到了办公室后,仔细思量着,只有通过公开合法的手段获取比较稳妥。我借机向监察委员建议到县政府抄录口供,可以较具体详细地向省监委会上报。经监察委员同意,我以公开合法的身份,堂而皇之地到县政府找负责此事的秘书。秘书见是国民党党部需要口供上报,也就深信不疑,找出全部口供档案让我抄录。就这样,我利用公开合法的办法获得了地下党组织急需的口供材料。 

  保护组织 

  1946年下半年,杨谟同志已到坎门小学工作,我的党组织关系转与朱仁禺同志单线联系。一天中午,我刚从机关下班回到家中,玉环简师一个职员告诉我:另一职员在玉环简师厕所间拾到一本共产党的油印小册子《怎样做个好党员》,交给了校长,校长上午送到县党部交给了监察委员,准备上报。问我怎么报?我一听这话,顿时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前一阶段,我地下党活动较为隐蔽,敌人没有抓到什么具体的证据。这次被敌人发现了这一情况,说明有地下党在活动。必须马上采取应对措施,保护组织安全,避免损失。因此,我当即果断而平静地告诉他,下午就将这件事情经过写一报告,连同小册子一并报给县监察委员。 
  
我连饭也顾不上吃,急忙将这一严重情况向朱仁禺同志作了汇报,提议立即转告简师有关同志转移全部文件和一切进步书刊,注意隐蔽,防备搜查。当时,地下党组织还不知道失落油印小册子一事,得到这一情报,马上行动起来。由于对策及时,玉环简师党组织消除了一场险情。 
  
1946年下半年,国民党坎门监察员送来一份报告,说坎门小学有共产党在活动,我心中不觉一惊。报告没有指明道姓说那个共产党员在活动,但毫无疑问,敌人对我党的活动已有所察觉。杨谟同志在坎门小学工作,敌人已开始注意,稍有不慎就会有危险。我即去向朱仁禺同志汇报,使坎门党组织避免了意外事变。 

  供给材料 

  1945年,杨谟同志告诉我,玉环地下党组织需要掌握国民党监察网组织情报。我根据党组织的要求,将全县监察网组织名单秘密抄好,详细注明监察员的住址和每个区分部的所在地都,连同发给监察员的文件一并交给党组织。转与朱仁禺同志联系时,又将全县国民党各区党部、区分部书记及执委的名单秘密抄出交给了党组织。 
  
1946年下半年,由于我党领导的游击队经常在玉环周围海上活动,国民党政府在夜间实行戒严,行人如无口令则要受到检查。朱仁禺同志要求我搞到戒严口令,以便地下党组织夜间活动。我根据党组织的指示,设法将口令秘密按时抄出,交给党组织。 

  传送情报 

  19478月,乐清湾游击队在坎门缴了渔会的枪支,这是我党在玉环港南第一次采取武装行动。这次行动极大地惊动了国民党政府,他们坐卧不安,密谋镇压地下党组织。一天,陈昌镛同志匆匆地赶来告诉我:国民党政府和县党部密谋要逮捕杨谟同志,此事被董仲升窃听到,特地转告我即速通知杨谟离开玉环。我感到情况严重,事情紧急。这段时间,朱仁禺同志经常生病卧床,身体较为虚弱,而杨谟同志与我原来有过联系。我即刻告诉了朱仁禺同志这一严重情况,建议由我去坎门直接通知杨谟同志。经朱仁禺同志同意,我急速赶往坎门,把消息转告杨谟同志。杨谟同志安全出走,敌人的阴谋破产。 
  
杨谟同志离开玉环没几天,朱仁禺同志通知我:现在党组织决定你去乐清参加游击队,近日就动身。从此,我怀着喜悦的心情,踏上新的征途,去迎接新的战斗! 

  

中共玉环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易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地址:玉环市玉城街道东城路6号  电话:0576-87215726  传真:0576-87215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