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师,我战斗过的地方
2013-10-14  玉环史志网  作者:

  19439月,我带着组织上给我的特殊使命,进入玉环简易师范学校(简称玉环简师或玉师)读书,从此开始了一段不寻常的学习生涯。 
  
当时,正值祖国大地战火纷飞,全国人民在共产党的号召下与日本侵略者作殊死的搏斗。但是,国民党顽固派却在抗日后方,接二连三地掀起反共高潮。处在地下活动中的玉环党组织,执行上级指示,作了长期斗争部署。我被组织选派进入玉环简师读书,以学生身份为掩护发动学生运动,伺机发展党组织。8月的一天,中共玉城中心支部成员杨谟同志来到城南乡章家村我的家,传达了组织的决定,向我提出了几点要求:首先是要兢兢业业学好功课,争取师生的信任;其次既要注意隐蔽,避免暴露,又要团结同学,揭露国民党反对政府的黑暗统治,宣传八路军、新四军英勇抗日的事迹和共产党的方针、政策,为今后开展工作打下基础。面对组织的信任,同志们的期望,我深深感到自己肩头担子的重量。这是一次新的考验,一场特殊的战斗。 
  
一、玉环简师的党组织 
  
新的生活开始了。不久,由于玉环党组织的主要领导人撤离玉环,港南党组织中断了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在这样的情况下,玉城中心支部的几个党员仍互相鼓励,坚持斗争,并要我在校中积极开展活动,稳妥做好团结进步师生和中间力量的工作,孤立反动分子,争取在玉师站稳脚跟,以等待时机。 
  
根据组织上的指示,我从宣传抗日救亡道理入手,组织进步同学出壁报,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罪恶和对玉环人民犯下的种种罪行;同时,又用南宋金兵入侵,宋高宗弃土南逃等历史故事隐喻现实,揭露国民党军队在日寇大举进攻时候投降逃跑的事实,激起了许多师生对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愤慨,加深了他们对国民党反动政府的黑暗、腐败和无能的认识。部分同学觉悟提高了,要求进步的愿望也更强烈了。课余,我们经常凑在一起,讨论国内、国际形势,学习进步书籍,逐渐形成了秘密读书会。先阅读一些公开的进步著作,如《石炭王》、《屠场》、《阿Q正传》、《呐喊》、《徬徨》,后来发展到传阅党组织提供的秘密油印小册子,如《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的战斗》、《八路军平型关的战斗》、《皖南事变的真相》、 《中国共产党党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论持久战》、《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 《评中国之命运》……同时,我们还推动班级集体订阅进步报纸,争取更多的同学向往进步。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团结了一批进步青年。如应圣源、郑修良、盛从春、苏锡锴、汪云明等。他们学业优秀,爱好文体活动,在群众中有一定威信。1943年春,乐清雁荡淮南中学学生郑云卿、阮禾秀、林建勋等在当地地下党领导下,与玉师首届同学吕光贤等联系,在玉环简师学生中组织了“抗日少年训正团(会)”。这样,玉师党组织的建立就有了较好的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 
  
19457月,中共玉环地区特派员丁世祥同志恢复了杨谟、叶崇森、朱仁禺三人的党组织关系,建立了中共城区支部。8月,杨谟同志介绍我到楚门找丁世祥同志。丁世祥同志询问了玉环简师党的工作情况,并作了今后工作的指示。不久,他来城区召开支部会,研究了玉师的工作,确定由朱仁禺同志负责指导。11月,在朱仁禺同志的帮助下,发展应圣源、郑修良入党,建立了玉师支部,由我担任书记。 
  
此后,玉环党组织继续加强对玉师的领导。1946年春,丁世祥同志到港南在朱仁禺家找我谈话(原打算开支部会,为隐蔽起见,改作个别接触),对今后工作作了指示:一要正确认识形势,对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作好思想准备;二要开展学生运动,用“反独裁,反内战,要民主,要和平”的口号发动大家,矛头集中指向美、蒋,争取更多的人参加;同时,要控制学生会,用学生会的名义动员学生起来斗争,避免暴露党组织;三要继续用读书会形式,提高进步学生的觉悟,在斗争中发展党员,壮大党的力量。最后,他还肯定了我们以前的工作。 
  
19475月,玉环区委建立。同时,港南分区委也建立,林建勋同志担任了书记,我和朱仁禺同志为委员。61日,在青马吕光贤同志家举行了分区委第一次会议。会上研究加强对玉师学生工作领导的问题,大家一致认为要积极吸收在学运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入党。从此,玉环简师学生运动就在分区委的直接领导下进行。 
  
玉师党支部从194511月建立到1949年上半年该校停办,由于工作和斗争的需要,支部书记更迭了4次,先后是盛世樵、林福寿、邓逊复、张昌斌。 
  
至建国前夕,玉环简师同学在学校或进入工作岗位后入党的人数有近百名。这些党员以及团结在他们周围的其他进步简师师生,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中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二、党领导下的玉环简师学生运动 
  
玉师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保证了玉师学生运动的正确方向。 
  
抗战结束后,国民党立即调兵遣将进攻我革命根据地。为了制止国民党发动内战,在国统区,我党领导的以学生运动为主的爱国民主运动蓬勃地发展起来。在这种形式下,玉师的学生运动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随着国民党准备内战步伐的加紧,国统区人民对战费的负担越来越重,教育经费被进一步削减。1946年上半年,玉师学生原来每人每月46升的公粮津贴被减去一半,教职员也由每人每月28斗的薪米减为14斗。这样就直接损害了师生们的利益。在这种情形下,一些家境艰难的学生就上不起学,学生数于是锐减。已经成立的玉师党支部,在朱仁禺同志主持下,几时召开了会议,分析了形势,认为在国民党准备全面内战的政策下,教育经费减少,这是势所必然。因此,要想在玉环一地恢复原来的待遇也不可能。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样一个事实来教育全体师生,引导大家看清国民党的本质、内战的恶果。于是,就决定发动全校性的罢课。当时我是学生会主席,就用学生会的名义,号召罢课。开始我们只提“恢复46学米,使学生吃饱饭”的口号。但在罢课期间,我们则利用各种机会、场合,阐明内战与自身利益的关系,提高同学的认识,大大加深了罢课的意义。同时,教职员中董仲升、姚扬徽、顾露莹、朱仁琳等十几个人,也向教育科请愿,声援学生运动。 
  
1947年初,国际救济总署赠送我国面粉,一部分拨到玉环,本来是用以修路和救济贫民的,但县政府官僚却以大大低于市价每斤8000元的价格,以每斤300元私分了一部分。玉师学生会闻讯后,马上就号召学生起来斗争,举行上街游行示威,高喊:“把救济面粉分给贫民”,“反对贪污”等口号。游行队伍一直到县政府门口。县政府不敢对我们来硬的,只是出来几个人骂我们:“吃政府的饭,捣政府的蛋。”我们就回答他们:“吃人民的饭,为人民请愿。”我们的行动得到了城区居民的支持。但是,县长姚莲生却借口面粉已经变质,继续勾结奸商出口贩卖,从中贪污。这样就引起了更大的民愤,砍门、玉环、楚门等地的教师、学生和群众也起来举行不同形式的斗争,最后,迫使奸商答应捐款800万元,以300万用于修路,500万用于修理校舍。于是这场由简师学生发动的斗争,就取得了一定胜利。 
  
通过这二次斗争,学生中出现了一批积极分子。我们就乘机发动同学们订阅进步刊物,这些刊物有各民主党派的机关刊物《文萃》、《周报》、《民主》、《世界知识》、《文汇》,有苏联商人(实际是苏大使馆)发行的《时代》周刊、《新闻类编》,还有我党的《群众》杂志等。刊物都是从上海邮寄来的,封面都作了伪装。寄到后,大家都抢着传阅。这些刊物针对性强,分析中肯,使大家对时事形势有了明确的认识。如内战刚开始时,我军主动放弃了一批大中城市,以后甚至放弃延安,我们都知道这是我军作战原则的运用,是为了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因此,情绪不仅不悲观,反而更稳定,胜利信心更高。 
  
在进步的同学中,我们还组织传阅党内秘密文件、刊物,如《新文摘》、《工农先锋》、《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朱仁禺同志一家,他们经常冒着生命危险,不辞辛苦,为我们翻印这些文件和刊物,保证了我们的精神食粮。 
  
在校内我们积极利用壁报,广泛宣传“反独裁,要民主,反内战,要和平”的道理,介绍唯物史观的内容。进步教师主动配合教唱进步歌曲,如纪念“一二·一”惨案的《安息把!死难的同学》,针对国民党政府反动政策的《茶馆小调》、《古怪歌》,还有解决区人民唱的《支前小调》等。一时间玉师校内歌声嘹亮,壁报、标语遍地,出现了蓬勃向上、团结向前的气氛。 
  
但是玉师学生的进步活动,也引起了反动当局的仇视和注意。国民党员、校长叶××就怀疑校内有党组织活动。一次,我们都在院子里出操,他竟独自溜进教师里东翻西搜。当然他并没有“收获”,而我们则从此更加提高警惕。1946年下半年,叶××竟独断专横地开除了进步学生阮积琰。为了防止叶××的进一步破坏,我们动员了很大一部分同学在城区贴写标语,揭露当局办学不力,呼吁社会注意玉师,要求重视教育,派有名望的人进校调查。这样就给了叶××当头一棒。从此后,他便有所收敛,不敢追查此事。他曾经对董仲升先生讲了一句:“这次学生运动,是我得罪了一些学生造成的。” 
  
随着全国民主爱国运动的发展,玉师学生运动在19476月达到了高潮。这年63日,县长王思本、县党部书记董运铎为了标榜进步,在城关城隍庙主持召开纪念林则徐禁烟大会。会上,先是学生与军警由站队的场地问题发生争执。进步教师周侃,支持学生坚持说理。接着学生会主席叶善龄上台演说,痛斥国民党县政府漠视学生利益,克扣学生学米,使学生食不果腹,不能安心学习。王思本听了 ,十分尴尬,便立即宣布散会,并下令不准周侃下半年再在此教书,又训斥了叶善龄,结果引起了师生们强烈不满,开展了全校性的罢课罢教。当时我在环山小学实习,我同应圣源、郑修良商量,决定赶回学校领导斗争。 
  
事情发生的当天晚上,港南分区委书记林建勋同志接到了朱仁禺同志的信,立即赶到城里,在朱家召开了分区委会议。会上,我们分析,此事发生随属偶然,但要爆发学潮却是我们预料中的事,这是历史的潮流。因此,我们要积极领导,把运动引向深入,使之汇入全国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会上决定朱仁禺同志与我加强联系,遇到急事二人研究决定。为了利于党支部的领导,坚持长期斗争,支部仍隐蔽活动,通过党员对这次斗争进行领导。因此认为不宜由我出面担任罢课委员会主席,应推选其他适宜的人,以积极发展学生会这一合法组织与国民党当局进行公开斗争。66日,反动当局强迫学校提前放假,企图平息学潮,分化学生。为此分区委在城南小岙董服升家再次开会,决定让在运动中“红”了的同学上山,到游击根据地去参加革命斗争。并把决定报告了丁世祥同志。 
  
由于反动当局的压迫,学校被迫提前放假。在放假前,支部领导召开控诉大会,控诉国民党政府摧残教育事业;反对对师生的迫害。党员应圣源还在大会上号召,要继续进行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斗争。这次学潮斗争充分表现了玉师学生的团结精神,提出的口号证明了玉师学生运动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这次运动,更促使了一批学生上山,进入革命根据地,为党和军队输送了骨干力量。玉环解放前,玉环区委、港南分区委在全县动员去参加军队的人员中,玉环简师学生及该校毕业后在工作岗位上的同学有60多名。解放后建国前参加军队和地方工作的简师学生又有20多名。 
  
这次学潮后,玉师党支部继续加强对学生的思想工作,领导工作深入发展。另一方面,一批简师毕业生陆续走向社会,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控制了全县十几所学校,通过这一阵地,深入农村,宣传党的政策、方针,发动农民,成为党在玉环活动的一支重要骨干力量。“六·三”学潮后,我也“上山”参加了括苍中心县委举办的青训班学习。不久,我又回到玉环港南做地区工作,又与玉师党组织商量讨论过玉师的工作。 
  
19439月至19476月,我在玉师整整度过了4年。在这4年里我较系统地学到了文化知识,学习了党的基础理论,经历了较曲折的斗争历程,积累了一定的斗争经验,从一个新兵成长为党的工作人员。我将永远不会忘记这块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中共玉环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易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地址:玉环市玉城街道东城路6号  电话:0576-87215726  传真:0576-87215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