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心元烈士墓考
2013-09-29  玉环史志网  作者:

  在玉环县苔山岛的荒山上,有一位无名烈士,他默默地躺在那里将近60年,成了中共玉环党史上一个重要的谜。为了解开这个谜,笔者翻阅了保存下来的中共浙南特委文件,及其他有关党史资料,考证后认为:安葬在苔山岛荒山上的无名烈士,是红军前期重要领导人、中共党史重要人物——潘心元。 
  
一、潘心殷即潘心元 
  
1930826日《浙南总行委给东方局的信》中说:“你们派来潘心殷、严朴、兰尘侣同志,已随王××同志来温,分配工作。” 
  
文中“王××”指王国桢,当时是中共浙南特委书记,于19308月上旬到上海参加苏浙皖三省联席会议。8月下旬回浙南后,按中共中央的部署,将党、团、工等领导机关合并为行动委员会。 
  
1930924日,潘心元给上海东方局书面报告上说:“我自沪赴浙南将近一月,到过瑞安、温州、海门三个比较重要的地方及其乡村。” 
  
这两份报告,报送单位及到浙南的时间都是一致的,考证这段时间中央及有关领导机关派到浙南工作的领导人,屈指可数,未发现同一个领导机关东方局,在同一个时间8月下旬,派第二位姓潘的同志到浙南。因此,我们认定潘心殷即是潘心元。浙南总行委及以后的浙南特委在行文中为什么把“元”写成“殷”字?在战争年代,共产党处在地下活动,化名、改字是很普遍的,不足为奇。 
  
二、潘心元到浙南的时间 
  
《中共党史人物传》中说潘心元是19318月受中央指派,到浙江做军运工作,这个时间肯定有误。1930924日,潘心元给东方局的书面报告说“自沪赴浙南将近一月”,924日向前推一个月,即是824日,这与1930826日浙南总行委向东方局报告说潘等“已到温”是一致的。 
  
与潘心元一起到浙南的严朴,在194057日写的《自传》中说:“调我到浙南,正当立三路线兴顺(盛)时间。”李立三推行“左”倾盲动主义是在1930678三个月时间,9月得到纠正。这与上文讲的时间也是一致的。因此,我们认为,潘心元第一次到浙南的时间是19308月下旬。  
  
潘心元在浙南巡视一个月后即返回东方局,在纠正立三路线后的10月,他又到浙南,这可从以下两份历史文献中看出: 
  
11930924日,潘心元给东方局的报告,写了到浙南经过后说:“工作上感觉特别困难,只得再来沪一走,作一报告,以便重新计划一切工作”、“至详细情形,当面再谈”。从中可看出,1930924日潘心元写这份报告时,已经身在东方局驻地——上海。因此,报告写得很扼要,只有1300多字,具体情况准备“面谈”,并打算面谈后“重新计划一切”,再到浙南。 
  
219301026日,中共浙南特委给东方局的报告说:“派来十三军李、段、潘、刘诸同志均在本月十九日来温。”报告中只写姓,又有一个姓“潘”的。考证红十三军与浙南特委现存的全部资料,当时上级派来的领导人,没有第二个姓潘的。因此,我们认为,这里的“潘”就是指潘心元,他于19301019日第二次到浙南。
   
三、潘心元在浙南任何职 
  
《中共党史人物传》中说:潘心元“以浙江省委书记身份”到温工作。据史料记载,中共浙江省委于19294月撤销后,在二战时期没有重建。19308月,党中央派潘心元到浙南,有没有重建浙江省委的计划?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资料,也没有进行调查考证,不敢妄下结论。但当时没有恢复中共浙江省委是史实。 
  
潘心元到浙南任什么职务?中共党史文献中没有找到明确的记载。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秘书处编印的《铲共丛论》记载:“民国十九年八月十五日,卓兰芳、王国桢、郑馨与宁波的徐某等,共同参加苏浙皖三省联席会议,决定工农兵联合暴动……会后,浙南特委书记王国桢、伪十三军政治委员潘心员、特委军委张(章)一新与兰尘侣即王正铭,均由上海回温州,于二十七日改组浙南特委为浙南行动委员会,仍由王国桢任书记。”上面这段文字,除个别错别字外,参加三省联席会议的浙江代表姓名、会议内容、特委改为行委的时间等,基本上与史实相符。因此,我们认为潘心元任红十三军政委的记载也是可信的。 
  
再看红十三军政委这一职务,先后由谁担任,虽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但在大量的资料中还是能排出大概情形。红十三军初创时,金贯真任政委。1930520日金贯真牺牲后,政委是谁?中共浙南特委19307月工作报告中说:“政治委员由原有积极坚决分子担任。”据知情老人回忆,金贯真牺牲后,政委一席由陈文杰代理。陈文杰原是红十三军政治部主任,作风艰苦,深得广大指战员爱戴,19306月,被选为中共浙南特委军事委员,由他兼任政治委员,是合乎情理的。 
  
1930921日陈文杰牺牲以后,中共浙南特委军委和红十三军政委又由谁担任呢?19301112日《中共浙南特委给江南省委的报告》中,讲到出席56日举行的特委扩大会时,特地用括号说明“军长和政治委员都在内”。这说明红十三军军长和政治委员都参加了特委扩大会议。同一报告中又讲“军长、政委都不参加特委”。报告讲到中共浙南特委成员名单时,在章一新名后加括号注有“军委”二字。这说明此时的中共浙南特委军委与红十三军政委由两人分别担任。政委是谁,在新派来的严、兰、潘、李、段、刘这六个人中,严、兰、李、刘都有明确的职务或去向,唯段、潘两个职务不明。同年1121日李超时给江南省委的报告,讲到红十三军第一师情况时说:“段李动摇返沪。”可见“段”1019日在一师工作,1121日就离浙返沪。这样,只留下“潘”一个人可以同“政委”挂钩。再从潘心元的经历看,他到浙南以前,一直从事党务工作,担任过红三军、红四军政委。因此,中央派他担任红十三军政委也是顺理成章的。 
  
根据上述分析,我们认为,潘心元第一次到浙南,只是以巡视员身份,第二次到浙南,任红十三军政治委员,直至牺牲。 
  
四、潘心元在浙南的活动 
  
潘心元19308月、10月先后两次到浙南,直到1930年底牺牲,虽然时间只有半年,但仅凭零星档案反映,可以看到潘心元是在浙南进行过积极活动的。 
  
1930924日,在潘心元给东方局《关于浙南的党务军事及工作困难情况》书面报告中说:“自沪赴浙南将近一月,到过瑞安、温州、海门三个比较重要的地方及其乡村,与各地负责人作过几次谈话,发现浙南党特别的弱小、几乎等于零及红军缩小的原因,工作上感觉特别困难,只得再来沪一走,作一报告,以便重新计划一切工作。”这份报告叙述了浙南党建情况、浙南红军现状、工作的困难及意见三个方面内容。潘心元对浙南党建和红军现状的分析及工作意见,这里不作评论,但至少可以说明,潘心元是进行一番调查工作的。 
  
924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了六届三中全会。会后,开始纠正立三路线的错误。10月,潘心元又被中共中央派到浙南重图发展红十三军。19日到温州,接着就与中共浙南特委书记王国桢等一起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下步工作计划,提出要集中台属红军夺取玉环、温州、黄岩等县的胜利,并要集中全部部队,攻打温州。当时,国民党集中了1万多兵力对红十三军主力进行“围剿”,红十三军活动已趋低潮,这决议仍然带有“左”倾冒险主义的影响。 
  
26日,在中共浙南特委给中央的两份报告中,都提到这样一件事。潘心元带了萧子杰(身份不明,中共浙南特委文件上只说是非同志)到温岭坞根的红二团工作,这也可以看出潘心元是身负“决议”中的重任到红二团。据档案反映,潘心元在11月前后,一是参加1156日中共浙南特委召开的扩大会议,二是曾在温岭等地活动过。从目前一些资料看,可以说潘心元从第二次返浙南到牺牲这段时间,主要在红二团工作是无疑的,并且当主要负责红二团的特委委员赵胜(原名杨敬燮)离开后,他还一度主持了红二团的工作,在温岭、黄岩、玉环等地开展了活动,这也是无疑的。
   
五、潘心元牺牲地点和时间 
  
潘心元,1931517日之前在浙南牺牲,这在王国桢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说得清楚不过了,但留下的问题是:牺牲的具体时间和地方。 
  
在玉环县1985年的老区资料普查中,有人提供了这样一个烈士的资料: 
  
湖南人,姓潘,身材比张先生(即赵胜)高大、脸圆、眉眼淡(模糊),略粗肤。穿黑色长袍,脚上一双布筒的鞋,帮高约七寸,举止斯文,很少谈话,口音与张先生不一样,难懂,未曾见他挂过枪。 
  
湖南人常与张先生一道住苔山黄帮良家。 
  
一次,约古历十一月间(1930年底1931年初),湖南人要去温州,扮成渔民,黄帮良叫张银寿、张才强二人用卷底船送去,随同的有个外塘人,船到九眼江的双连条浦江面上,遇一伪装布蓬的班厢(指国民党水警队),湖南人、外塘人都被捕。 
  
我们听银寿、才强后来讲,水警兵问湖南人:“你是共产党中的什么人?”湖南人响亮地回答:“我是真正的共产党,要杀由你们。”水警兵就把湖南人和外塘人押去分水山(在玉环县芦浦乡)枪决了。 
  
当张银寿、张才强回苔山把不幸的消息告诉张先生、程顺昌班人,他们很着急,盐虾(柳苦民化名)就拍桌子打凳发火。黄帮良就派何双江、王老五、蒋二妹、沈之导、何健民去打听,结果在分水山搬回两具尸体。在苔山尾(今十三眼闸门处)放入棺材,停放了一夜,由队员轮流看管。次日,被抬到城头,召开追悼会,(当时徐守权、王天贵好多人在城头看),张先生流眼泪讲话,说自己粗心大意,还说自己犯了罪,无数人哭了,有人向城址下扬石头。 
  
后来,因土地关系,用了一块大洋买了外塘人的坟地,葬在黄岩头(今小学前);湖南人的坟地是由张先生亲自选择的(据说城址南麓风水好),蒋昌荣愿意把地献出葬湖南人。 
  
回忆人一共有6位,都是70岁以上的老人。其中提供相貌特征的2人,一人是原红二团医生,一人是红二团三大队大队长的妻子,他们与潘同志常接触;其他4位是苔山村的老人,当年都见过潘同志和参加过追悼会,亲耳听过潘同志的牺牲经过介绍。 
  
这位姓潘的烈士是否就是潘心元呢?笔者认为是肯定的。 
  
姓潘,湖南人,当时在二师活动,这三点最基本的情况与潘心元完全符合,笔者曾把《中共党史人物传》第十九卷刊登的潘心元烈士照片拿去让苔山老人认,他们也说有点像。同时,回忆材料提供的几条线索也是经得起推敲的。 
  
1.牺牲时间说在1930年古历十一月间,公历大致是1930年底至1931年初。这与档案反映潘心元在1112日还在活动,在1931517日前牺牲相符合。 
  
2.从红二团为他举行追悼会的规模来看,潘同志应是比较重要的干部,这与潘心元身份相符合。 
  
3.潘同志逮捕后回答敌人的几句话,反映了他是坚定的共产党员,这与潘心元一生对革命追求的经历也是对得起头的。 
  
因此,有充分理由说明这位潘同志就是潘心元。 
  
综上所述,潘心元受中共中央派遣到浙南领导红十三军,虽然目前对他的活动还缺乏详细了解,但他无疑是一位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为挽救浙南的革命进行过艰苦的活动,对红十三军后期斗争产生过影响,最后,也牺牲在浙南。烈士的草坟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烈士的这段业绩,随同红十三军的艰苦历程一样被默默地掩埋了几十年。笔者撰写此文的目的,是希望能引起中共党史界对潘心元这段经历的注意,在浙南中共党史上为他补上一笔,告慰烈士在天之灵。 

中共玉环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易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地址:玉环市玉城街道东城路6号  电话:0576-87215726  传真:0576-87215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