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家古城遗址
2015-04-30  玉环史志网  作者:

  曾家古城遗址 位于大麦屿街道曾家村。其来历说法有三:一为南宋建炎年间(1127~1130)所置北监兵寨;二为元末方汝宾被朱元璋义军击败后退居玉环岛所立寨城;三为明末清初郑成功部将陈文达屯兵玉环岛时所筑土城。据1987年和2014年陈南出土的古树、古沉船和转运的陶器推测,此城始建于宋代,而且是当时海上丝绸之路一节点。明《永乐乐清县志》载:“玉环古城,去县东南一百五十里,在玉环乡山上。周围三百余步,高四丈,门广一丈五尺,水田一顷余,旧有民居。洪武二十年徙悬海居民于腹里,其址今为荒墟。”古城有狗桔城之说。民国时期该处还有多段城址,后因附近村民拆城石建房,城址变成荒坡。现遗址最高处有T型城墙根基,宽约0.8米,周边狗桔树紧密排列,推测为瞭望台遗址,东首有正视面积1平方米的棋盘石;坡顶延T型墙根有“文化大革命”时期留下的百米L型战壕;北坡半山有藏兵洞;南坡山岙有一老井;西南面跑马坦有长800米、宽6米的跑马道。这些设施与外叶炮台山、杨家练兵场构成一整套瞭、防、战、练军事工事。现曾家及附近还有老城头、城顶、城里、城下、横路头、兵场等地名,但城墙基址等遗存大多不可见,土坡断层中可以看到大量的瓦片等物体。 


曾家古城遗址 

[民间故事] 

  狗桔城 
  
陈光进搜集整理 

  元朝末期,朱元璋义军大举南下,围攻鹿城(今温州),方汝宾无力抵抗,急忙带领一股残兵败卒,逃离大陆。
  
他们在瓯江口找到了几只木帆船,顺着江潮漂流了一日一夜,来到了玉环岛。他们沿着长山嘴后的蜈蚣岗登上仙人山(今古城山头)。方汝宾察看地势,只见这里山高地阔,岗脊平行,三面环海,四周险峻,老藤悬峭壁,古木遮天日,正宜据守,便叫手下结庐安营,立寨称王。从此,瓯江口、乐清湾一带洋面上来往的船只时常遭到他们的劫掠。
  
方汝宾明白,要想长期霸占仙人山,必须在山头筑堡造城,才可防守。可是,这山上到处是黄土,找不到一块石头,心里非常着急,终日愁眉不展。
  
一个初冬的傍午,方汝宾出寨廵哨,偶然发现几个喽兵在荆棘丛中采摘野果。他走过去仔细一看,只见这些果木枝叶交叉,满树生刺,又尖又硬,锋利无比。方汝宾也摘下一个野果品尝,果味虽酸苦,却有一股异香,里面的籽结得坚实饱满。方汝宾问一位老兵:“此果何名?”老兵道:“此果俗名叫狗桔。”方汝宾听后,不禁拍手大笑道:“好啊!天无绝人之路!”随后他叫所有喽兵出动采摘狗桔,自有用处。
  
喽兵一齐动手,不两日采摘了一大堆狗桔。方汝宾暗暗欢喜,一面叫喽兵们把籽取出,一面亲自去观察地形,在山寨周围划定五里方圆,开垦出一片宽阔的荒地。
  
到了春天。方汝宾叫喽兵们把狗桔籽播种下去。经过他们的精心培育,不久,便造成了一道绿色的狗桔城。
  
狗桔城北面有一条小山岭,名叫石牛岭,是通往三合潭的陆路关口,方汝宾派驻重兵把守。东北面另有一条小路,叫十八弯,也是连接三合潭的要道。这两条路旁都是悬壁峭壁。他们利用路边的古树老藤,横架柴棍,搭成高栏,上面放滚木擂石,以防来犯,称之为“滚木擂石台”。离十八弯不远的一个山腰里,开了一个山洞,作为储藏兵器的仓库。山寨南面有一片几十亩地的荒坦,用作操练喽兵的场所,称之为“跑马坦”。至今,这些旧址遗迹尚可辨认。
  
明朝建立后,朱元璋下令温、台两府平定瓯江口一带海域的盗贼。两府守备不敢怠慢,不日就调动七位将领,率领大队人马,开往环山安营,进剿仙人山方氏营寨。
  
初战,官兵直捣仙人山麓,意图一举扑灭山上盗贼。不想大军杀到石牛岭、十八弯,山上滚木擂石从半空中倾泻而下,声如山崩地裂,势如塌山填海。官兵措手不及,死伤无数。三员副将身先士卒,被滚木擂石砸死在山下的南华溪畔。
  
官兵轻敌上山吃了败仗,二次进攻采取兵分两路星夜偷袭的办法。一路从三合潭绕圈子,爬山劫寨。另一路乘船渡过环海,从花坪上山,来个南北呼应,两面夹攻。天亮前,南线官兵潜入山上,只见狗桔城围阻,无法进寨。北线官兵只有几个人爬到半山,又受滚木擂石阻击,上不去,下不来,寨里一声炮响,箭如飞蝗,射杀上山官兵。官兵进退不得,只是暗暗叫苦。接着,喽兵分两路蜂拥而出,官兵且战且退,退至南华溪畔,又被喽兵团团围住。官兵死战无援,全军覆没。只有冯大人抓住老藤,坠落在灌木丛中,躲进石缝,直到更深,才偷偷逃回(1958年兴修水利时,当地群众还在战场旧址南华溪畔挖出许多刀、剑、箭、枪之类的兵器)。官兵连败两阵,将领七员损了六员,兵马一千折了大半,冯大人不敢再战,只好向朝廷请罪求援。
  
山上喽兵连战连胜,坚守山寨更有决心。从此,方汝宾部署防范也更加严密。
  
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山上喽兵下海打劫,远远看到瓯江口有一只独木小舟,顺水飘来。喽兵飞浆过去,只见舟中坐着一个和尚。出门打劫的人遇上空门家伙,当作是晦气、倒运。喽兵们怒在心头,手抡撑篙,要叫和尚去见海龙王。只见那和尚端坐着,双手合十,先念一声“阿弥陀佛”,接下便道:“我乃蓬莱游仙,特来拜访方寨王。”喽兵们听了,以为难得遇上仙人,不但消了杀害的念头,反而肃然起敬,立刻把他接过船来,护送上山。
  
方汝宾见了和尚,开口问道:“大仙降临山寨,有何赐教?”和尚道:“贫僧奉蓬莱长老吩咐,特来相助。”寨主道:“愿听见教!”和尚盘着双腿,莲花危坐,两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星宿下凡王姓方,目今暂栖海中央。
  
天赐一袋强身种,春播秋收寿无疆!
  
寨主听了大喜,认为自己将来贵不可言,就向和尚叩首再拜,尊他为师。和尚解开布袋,里面取出白扁豆、大刀豆、天萝丝、冬瓜、南瓜等种子,一包一包地递给他。寨主接过种子,如获至宝,因为喽兵们在山上久守,正缺乏蔬菜营养,如今幸得种子,真是天助人愿,自料日后大业必成。于是,他就到帐下令,叫大小头目都来跪拜和尚,大摆筵席接风。
  
喽兵们听说寨主是天上星宿下凡,将来可登九五之尊,无不欢颜悦色,懈怠的军心又被振作起来了。从此,方汝宾对和尚言听计从,当作身边股肱。和尚吩咐在狗桔城里里外外播种瓜豆,喽兵们不敢怠慢,除草松土,浇水施肥,连日不暇。夏去秋来,整道狗桔城上藤叶漫天,瓜豆倒挂,满寨上下吃得欢天喜地。
  
入冬,北风怒吼,狗桔城上虽是一片黄叶枯藤,但能抵御寒风,喽兵们仍旧十分爱护。
  
一日,官兵在山下活动频繁,方汝宾即请和尚商议对策。和尚道:“大王,狗桔城居高临下,三面环海,天险地利,何足为惧?大王可速调海口守兵,充集石牛岭、十八弯,只要严加防守,便可高枕无忧了!”寨主听了,连连称是,随即调动东、南、西三方海口喽兵,集结到北面挡关修堡。
  
驻在环山的官兵从渔民口中探得消息——狗桔城海口兵力已经调走。作战时机成熟,官兵便作了周密的安排。
  
腊月的一个午夜,月色朦胧,北风呼啸。一队明军直向石牛岭、十八弯进发。到了山下,点起了灯笼火把。山上喽兵看见,立即报告大王。方汝宾闻报,带领众头目出寨,果见山下灯火通明,断定是官兵进犯,便叫手下用心守关,作好迎击。
  
过了片刻,山下灯火陆续熄灭,隐约间只有几盏在晃动。方汝宾猜想,官兵可能又要潜伏上山,重蹈前车之辙。大家正在疑虑,忽听山下擂鼓呐喊,气势汹汹。方汝宾以为官军举兵强攻来了,便着令喽兵全部出动准备迎战,作好滚木擂石的准备。突然山下又销声匿迹,山上喽兵不能捉摸。
  
这时,忽见背后狗桔城大火熊熊,烈焰腾空!原来明军早就立好破寨计策:明战关隘,暗渡海口。他们请当地渔民作向导,携带桐油、松香、火药等易燃物品,趁天黑时落船,悄悄潜入里岙上岸,在朝阳、杨家山等处埋伏。静守到四更,大家一齐点着火把,冲向狗桔城,老藤枯叶一点即着,火乘风势,风助火威,霎时间,整座狗桔城火光熊熊,犹如一条火龙腾空而起。守在北面关隘上的喽兵一见,无不大惊失色,暗暗叫苦,于是便一齐弃关,自去抢救营寨。明军将士趁机冲上,喊杀声惊天动地。山上喽兵腹背受敌,四散乱窜,自相残杀。方汝宾一见大势已去,料难自保,想找和尚算帐,哪知道这个和尚连个人影也不见。他只得望天长叹,拔剑自刎。喽兵们死的死、伤的伤、投降的投降……方汝宾苦心经营的这座狗桔城就这样付之一炬。
  
这个和尚不是什么蓬莱游仙,他就是当年攻寨败退躲进石缝中逃生的明军将领冯大人。人们为了追念冯大人他们平定海盗、为民除害的功绩,就在十八弯下、南华溪畔造了七星爷庙。后人把狗桔城所在的仙人山头称为“古城头”。 古城山头至今还有许多狗桔树。 

[古诗选载] 

  古城头 
  
清·庞鸿翥 

  元人失其政,群雄互相角。 
  
仗剑草泽间,逐彼中原鹿。 
  
真人应天命,争先夸捷足。 
  
混一区夏间,谁不奉正朔。 
  
方氏旧河山,割据成残局。 
  
明善守不支,汝宾行就缚。 
  
温台望风降,保此意何欲。 
  
归命美窦融,纳士思钱俶。 
  
所以古今来,达人贵知足。 
  
不见东陵侯,种瓜亦何辱。 
  
大江日东流,逝者不可作。 
  
沧海变桑田,赢得田家乐。 
  
闲话付渔樵,管甚风波恶。

中共玉环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易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地址:玉环市玉城街道东城路6号  电话:0576-87215726  传真:0576-87215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