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英雄林森火
2013-09-29  玉环史志网  作者:

  人穷志不短 

  林森火一家住在坎门小菜场巷,爸爸在街上摆了个肉摊,向屠行老板赊点猪肉来卖,全家就靠卖肉赚来的微薄收入维持生计,家里三日两头断炊。林森火有一个哥哥才过2岁就饿死了,另一个才10个月因病没钱救治也死了,姐姐14岁就给人做了童养媳,一年后死于霍乱。 
  
林森火经常随哥哥林森木上山砍柴、讨小海。直到1942年,9岁的林森火才在中共地下党员张人勋老师的帮助下进坎门西头小学(校址在关帝庙)读书。 
  
一天中午,林森火放学回家,见妈妈一声不响地低头织网,到灶台一摸冷冰冰的,知道家里又没有米下锅了。妈妈递给他一个破布袋,让他到街上问问爸爸有没有钱,有钱就买两升米回家。


 
父亲卖肉遭受国民党警察凌辱 

  林森火拎着布袋子来到爸爸的肉摊旁,见两个国民党警察要吃“平价肉”。爸爸苦笑着对他们说:“先生,我是小本生意,家里连饭都吃不上,你们要吃平价,我实在亏不起啊。”一个瘦高个子的警察瞪起三角眼,骂道:“别他妈的啰里啰嗦,老子向你买肉,又不是白拿你的!”爸爸分辩说:“你们吃平价,拿10斤肉给不了1斤肉的钱,和白拿也差不多哇!”另一个又粗又矮满脸横肉的警察,伸手打了爸爸一个耳光,然后像疯狗似的吼叫起来:“你再啰嗦,老子把你的肉摊封了,再关你几天监牢!”胳膊拗不过大腿,爸爸只好忍气吞声,切了一大块肉给警察。警察得了肉,耸耸肩膀,扬长而去。 
  
林森火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他紧紧握着小拳头,真想冲上去打警察几拳头。警察走后,林森火心里还愤愤不平,问爸爸:“刚才他们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呀?”“孩子,你年纪小,不懂事。这是他们横行的世界呀!”爸爸长长地叹了口气,“唉,这世道,叫穷人怎么活命啊!” 
  
林森火望着爸爸愁苦的脸,再没作声,甚至连要钱买米的事也没说出来。可是,他心里却在嘀咕:爸爸,不是我不懂事,我已经懂得很多哩,是这黑暗的社会压得我们穷人太狠了。 
  
从爸爸挨打的那天起,林森火就没有去上学了,在家里帮父母做事。 
  
叶老师是中共地下党员,对穷人的孩子很关心,见林森火好几天没上学,特地上门访问。林森火刚从山上砍柴回来,在门口碰见叶老师,便难受地说:“叶老师,爸爸说没有钱给我读书,我不能上学了。”叶老师很理解他的心情,安慰他说:“我和你爸爸谈谈,书还是要读。经济上有困难,我想办法给你免费。” 
  
林森火同情家庭贫困的同学。有个寡妇的儿子没钱读书,林森火就把自己刚领到的免费申请单让给了他,并代他填写好送到学校,向校长和老师说明情况,使他能够上学。林森火的举动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称赞。

  爱学习的好少年 

  林森火因为家境贫困,9岁才进学校读书,此后或因没钱读书,或因日军侵犯,读读停停,转学到坎门小学读毕业班的时候,已经16岁了。他买不起练习簿,就捡香烟盒抽取包装纸抹平装订成小册子。家里点不起菜油灯,他就到商店门口借光看书。


在商店门口借光看书受店老板欺负 

  有一个晚上,林森火坐在本地张顺泰百货商店门口,不顾人来人往和嘈杂的喧闹声,借着店里的汽灯光,聚精会神地看书。正当他看得入神的时候,突然背上像挨了石头砸一样,痛得直不起腰来。回头一看,原来是店老板踢了他一脚。他想争辩几句,店老板又飞出了第二脚,还狠狠地骂道:“你这穷小子快滚开,别在这里把我的生意坐没了!”店老板一边骂,一边抓住他的衣领,一直把他推到街心…… 
  
有一次,林森火因家里交不起学费,好几天没去读书,后来经老师动员,才继续上学。一到学校,刚好算术临时测验,只考了54分。他满脸通红,心里像火烧那样难过。第二天早上,金老师把不及格的考卷公布在教室里的墙壁上,许多同学围着观看。林森火面红耳赤,心中说不出有多少难受。同学们见了,都劝他不要灰心。林森火心想:“一定要吸取这次教训,下星期月考前要事先设法补救。” 
  
林森火不仅爱讲故事、绘画、木刻和泥塑,更爱写日记。他在日记中写道:……学问是无止境的。……孔子说自己的学问像大海中的一粒小沙。可见,我们小学生的学问像细菌那样小了。……我们应该多学、多问、多写、多读,从一点一滴逐渐积累成渊博的学问。真正的学问得来并不容易。在书本上学,只是一方面;到社会上和科学实验中,才能得到真正的学问。因此,我们必须把书本上所得到的知识,拿到社会上去研究领会,才能真正理解。 
  
林森火每天都要挑选适合自己读的书,看看有哪些精彩的内容,什么地方最感动人。他最喜欢看鲁迅、茅盾、张天翼等人的著作,或开明书店和生活书店出版的书。他每读一本书,都要摘写文章的纲要大意和精彩的章节,每天至少抽1个小时的时间阅读课外书,夜里也要抽出30分钟时间阅读、摘笔记,其余的时间用来温习功课。他读过一本书,便向没有看过这本书的同学介绍书的内容和读后的感想。在看书时,碰到不懂的文句就摘下来,直到搞懂为止。这样一来,他的思想认识和文学修养进步很快。 
  
他说:有的人认为学校课程很多,自然没有时间去读课外书。但我们要扪心自问,真的每天抽不出一点或半点钟的时间吗?即使每天只能看三四页,一月也可看上一百多页了,只是有些人没有看书的决心罢了。世上很多名人比我们忙,但这些名人的学问却都是从忙中得来的。难道我们比那位干革命的孙中山先生还要忙吗?他无论忙到什么程度,没有一天不偷暇读几页书的。他认为一天不看书便感到没意思。我们如果要革命,不读书,不知道革命道理,只是鼠头乱动,终难成功。人类的学问逐日在发展,不努力跟着跑,便会落后退步。我们要养成读书的习惯,在学问中寻找出一种力量。

  秘密图书馆 

  有一次,少年先锋队员们一起活动,叶老师要求大家平时多看一些进步书刊。林森火头脑里冒出办秘密图书馆的念头:如果把大家手里的图书集中起来,做到有计划借阅,就会使更多的同学看到进步书籍。这个提议得到小伙伴们赞成。


 
搭个草棚创办秘密图书馆 

  可是秘密图书馆办在什么地方呢?林森火想来想去,忽然想起自家屋旁有一小块空地。这块空地不到半间屋大,曾做过猪圈,被日机炸毁了,一直没去清理,成了垃圾堆放场。要是将这个地方清理一下再搭个小草棚,就可以办秘密图书馆了。 说干就干,大家利用星期天一齐动手搭草棚。住在附近山上的李木卿背来几根竹子。潘世庄、郑达法等几个人有的扛石头,有的抬泥土,有的找稻草。林森火到街上一位泥水匠家里借了几件工具,自己砌墙。过路人惊奇地问:“你们这班小孩子,搭草棚干什么呀?”林森火机警地回答:“我家房子少住不下,搭个草棚住住。”只一天时间,草棚就搭好了。林森火当夜就搬了几块破床板,住了进去。 
  
这个草棚不仅是秘密图书馆,也是他们开展活动的基地。林森火既是草棚的主人,也是秘密图书馆管理员。他把伙伴们的书凑集起来,加上叶老师赠送的200多册图书,分类保管、出借,有的只借给少年先锋队员们看,有的公开借阅。通过借阅图书,小伙伴们联系得更加紧密了,团结了更多的同学,学到了许多道理,思想更进步了。 
  
到草棚里来活动的同学越来越多,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警察也好几次到草棚门口转悠转悠,贼溜溜的往里边张望。 
  
为了避免反动派的迫害,小伙伴们打算将图书转移到更隐蔽的地方。李木卿提议:“关帝庙的戏台下面放着好些空棺材,平时没有人敢进去,把图书藏到棺材里去,谁也不会知道。” 
  
“对,这个地方很好!”林森火说,“我们今晚就动手搬书。” 
  
借着夜幕笼罩,小伙伴们陆续来到草棚,除几个在巷口警戒,其余的人怀里揣着书刊,悄悄地向关帝庙走去。 
  
林森火摸着黑,钻到戏台下,摸到一具具空棺材。这些空棺材又厚实又坚固,真是绝好的“藏书柜”。他和李木卿一起,用力掀开空棺材的盖子,把一本本书刊放了进去。人多手快,没多少时间,所有书刊都转移到空棺材里去了。林森火和李木卿盖好棺材盖,才松了一口气。 
  
走出庙门时,林森火轻声地对小伙伴们说:“别看现在图书馆不像样,将来革命成功了,我们还要在大洋楼里办个图书馆呢!” 

  机灵的小交通员 

  为了沟通坎门与钓艚、小岙半山两地中共地下党组织的联系,中共坎门小教支部确定由林森火、潘世庄负责坎门与小岙半山交通联络工作,郑达法负责坎门与钓艚党支部刘子升联系。从此,他们不管日晒雨淋,还是严寒酷暑,随叫随到,从不误事。 
  
一天上午,中共地下党员李毓芳老师把林森火、潘世庄叫出课堂,交给他们一封折得比手指还小的信,嘱咐说:“你们马上把信送到小岙半山的联络站。”林森火接过信,放进口袋,拉着潘世庄的手就想走。李毓芳老师叫住他俩:“慢些,把信藏得秘密些,路上要多加小心!” 
  
林森火领会地点点头,把信仔细地藏进衣襟里,然后对李毓芳老师说:“如果遇上国民党兵搜查,我就把信吞到肚里去。” 
  
到小岙半山有10多里路,要翻过一座山岭,还要经过一道国民党军的岗哨。潘世庄熟悉这条路,他有个亲戚住在小岙山头。林森火和潘世庄背着柴篓,装做捡柴的样子出发了。走了一段路,他们远远地看见了路廊口满脸横肉一副凶相的国民党军哨兵,举着上了刺刀的枪,在路口转来转去。林森火想起李毓芳老师说的那句话:“只有反动派怕革命者,革命者从来不怕反动派,勇敢就是胜利。”于是,他和潘世庄迈开大步,沉着冷静地从哨兵身边走过,哨兵根本没把小孩当回事。他俩顺利地通过岗哨,拐进山弯,朝小岙半山走去。就这样,他们差不多每星期都要送几次信。


 
负责坎门与小岙半山交通联络工作 

  有一次,李毓芳老师让林森火和潘世庄晚饭后连夜送信到小岙半山。他俩二话没说,不顾天黑下雨,戴了斗笠,拔腿就走,踏着崎岖而泥泞的山路,走一步滑一步。阵阵寒风迎面袭来,冻得他俩不住地打颤。山岙里黑咕隆咚的,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狂风一个劲地吹,好像无数头野兽在吼叫,令人毛骨悚然。可当他们想起李毓芳老师讲过的游击队夜行军的故事,心里暗暗责备自己:“呸!连走夜路也害怕,还像革命者吗?”林森火从路旁拣了根树枝,好像手里拿了把指挥刀似的,挥了几下,挺起胸膛,顶着风雨,爬上小岙半山。待他俩把信送到时,已是21时多了,他俩取了回信又连夜赶回坎门。 
  
每次林森火和潘世庄送信回来,都带回一些宣传品。一次,他俩从小岙半山下来,刚走出山口,忽然身后的横路上窜出几个背着枪的国民党兵。这条路一边是山,一边是田,没有岔路,想躲也躲不开,想跑又不能跑。林森火和潘世庄只好紧走几步,想甩开这几个国民党兵。可是他们人小,步子迈不大,慢慢地身后的国民党兵越来越靠近他们了。潘世庄急出一身冷汗,悄悄地问林森火:“怎么办?”林森火镇静地说:“不要慌张,他们不一定会注意我们的。”转过山嘴,正好路旁有一座破庙,林森火急中生智,走到破庙门口向潘世庄使了个眼色,大声嚷嚷:“哎唷,我肚子痛,走不动了,到庙里歇一歇吧!”潘世庄心领神会:“我的脚也酸得很,正想歇歇呢!”两个人走进了破庙。国民党兵只是愣头愣脑地向庙里瞟了一眼,就顺路走了。林森火和潘世庄见国民党兵走远了,才从庙里出来,相互对笑着。

  把标语贴在敌人眼皮底下 

  李毓芳老师把张贴革命标语的任务交给了儿童团,目的是通过这些革命标语,鼓舞群众的斗志,传达解放战争的喜讯,打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 
  
夜,静悄悄的,月亮还没有出来,到处是一片漆黑。林森火与郑达法、潘世庄等儿童团员带着标语和浆糊,轻手轻脚地穿过小巷,走上大街。街上的商店早已关门,路上没有灯光,也没有行人。 
  
林森火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计划,派了几个人守在各个巷口警戒,他和郑达法去贴标语。当郑达法刚要将背面涂有浆糊的标语贴到墙上去的时候,林森火一把拉住他,悄悄说:“贴得低了不行,别人容易看出是小孩子贴的,要贴得高一些。”郑达法踮着脚尖也不够高,回头问林森火:“要不要搬张凳子来?”林森火往墙根一蹲,指指自己的肩膀,示意郑达法站上去,这样就贴得高多了。


 
把标语和警告信贴到敌人碉堡外墙 

  刚贴好一张标语,忽然“啪”的一声,从右面巷口丢过来一块小石子——这是警戒的小伙伴发现行人发出的暗号。林森火立即拉着郑达法,躲进旁边的小巷里。不一会儿,一道手电灯光闪过,走过三个巡逻的国民党兵。郑达法凑近林森火耳边说:“好险哪,差点被他们看到了。”林森火说:“干革命嘛,就得冒点险!”这时,传来几声咳嗽声。林森火知道国民党兵已经走远了,又和郑达法继续张贴标语。第二天清早,大街上出现了许多标语:“中国共产党万岁!”“毛泽东万岁!”“打倒蒋介石!”……林森火夹在人群中,见这么多人在看标语,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可他也发现有些人不识字看不懂标语,只瞄了一眼就走了。他灵机一动,飞快地跑回家里,背起一捆甘蔗来到那堵贴着标语的墙前,叫卖:“卖甘蔗啊,快来买又甜又脆的甘蔗!”当人们围上来的时候,他一边卖甘蔗,一边给大家读标语。人们一批接一批的来,林森火一遍接一遍的念,越念越有劲。突然跑来两个警察,驱散了围观的百姓,抓住林森火张口大骂:“他妈的,你这个小‘三五’,竟敢在这里给共产党做宣传!” 
  
林森火不慌不忙地反驳说:“我是个卖甘蔗的,知道什么宣传不宣传?我又不知道墙上是什么东西,大家叫我念,我就给念念。” 
  
“不用犟嘴。”警察指着林森火的鼻子凶狠地问,“这标语是不是你贴的?” 
  
“要是我贴的,我还敢在这里摆摊子吗?” 
  
一句话把警察问得哑口无言,围观的群众也都说:“他是个孩子,知道什么呀!”警察心里很气恼,但又没办法,只好走了。看着警察远去,林森火忿恨不平:“你们这些狗东西不要耍威风,我们儿童团要给你们点厉害看看!” 
  
中饭后,林森火立刻约了几个儿童团员,到学校后面的山坡上。他的手指在地上比划着,告诉小伙伴们惩治国民党兵的办法。大家拍手赞成说:“好办法,今晚我们就动手。” 
  
到了天黑,大家分头行动起来。郑达法等人牵着一条狗,来到碉堡前面的山脚下。林森火一个人带着标语和警告信,悄悄地转到碉堡的后面。碉堡里的国民党兵已经睡着了,只有两个哨兵持着枪在碉堡外头走来走去。到了约定时间,埋伏在碉堡前面山脚下的儿童团员用石头砸狗。狗发出“汪汪”的狂叫声,引得附近一带的狗跟着乱叫成一片。两个哨兵一听,以为有游击队活动,心虚腿软,紧张地四处张望一阵,又缩头缩脑地朝前面山脚下察看。这时,林森火猛地从碉堡后跳上来,飞快地把标语和警告信贴在碉堡的墙上,迅速离开。第二天,国民党兵看见墙上的标语和警告信,认定是游击队或是民兵干的,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接连好几天,还疑神疑鬼的,不敢独自行动,加强了夜间巡逻,天天上街找标语,见一张撕一张。可是,任凭他们怎么撕,今天撕了,明天又贴上了。
  
人们相互转告着标语的内容,暗地里纷纷议论:“‘三五’真神,来无影去无踪。”“看来国民党反动派的日子不会长了。”革命标语就像黑夜里的明灯,照亮了穷苦百姓的心。

  胆大心细的侦察员 

  1949年初,括苍游击支队为了配合解放军主力在前线战场的战斗,决定主动出击,解放玉环。战前,游击队急需了解国民党兵的布防情况和武器装备。中共地下党组织将侦察敌情的任务交给了儿童团。
  
一个星期天早晨,林森火一早就起来,帮助妈妈抬好水后,立刻跑到学校门口。潘世庄和几个儿童团员也陆续来到了,大家奔向镇东头,在国民党军营房附近的空地上玩抢石子游戏。


 
装着玩抢石子游戏侦察敌情 

  不多时,营房里的国民党兵全副武装,三三两两来到操场上。林森火立刻用暗语叮嘱伙伴们:“黄狗(国民党兵)、扁担(步枪)、扫帚(机枪)、鱼面锤(手榴弹)一定要点准,各数各的。”儿童团员们按预先约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侦察任务很快就完成了。林森火向伙伴们使了个眼色,故意大声地说:“我不玩了!”于是,大家嘻嘻哈哈地一哄而散,而后又悄悄地绕到关帝庙,坐下来碰头。当天上午,就把侦察到的情况告诉了李毓芳老师,得到了李毓芳老师的夸奖。 
  
“这班黄狗比猪还笨,只知道欺压老百姓,哪里会猜到我们是小侦察员呢!”林森火笑着说。 
  
“敌人虽笨,但很凶恶。我们不能麻痹轻敌,要认真对待。干革命既要勇敢,也要细心。”李毓芳老师亲切地对林森火说,“你们还得处处小心,千万不可大意,麻痹大意会带来无谓的损失的。”林森火默默地点点头。 
  
接下来要查清山顶上碉堡里的国民党兵配备,但无法进入碉堡侦察,真是伤脑筋。一天上午,林森火在街上叫卖炒豆,遇上一个国民党兵抓了一大把炒豆,钱也不给就走了。林森火盯着国民党兵的背影,心里很气愤。可就在这时,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些家伙喜欢吃白食,要是把炒豆送到山顶去卖,可能会让我进碉堡……对,就这么办! 
  
中午,林森火提着半桶炒豆,顶着火毒的太阳,顺着通往碉堡的山路一路叫卖:“刚出锅的炒豆呵,又香又脆!” 
  
碉堡外的哨兵听见喊声,打着不三不四的官腔叫道:“喂,小鬼,快把炒豆拿到这里来。”林森火见国民党兵果然上了钩,心里一阵高兴,但表面上不露声色,不快不慢地走近碉堡,上前问道:“你买吗?我这炒豆,又大又香又脆又便宜!”哨兵一把夺过小桶,拿到碉堡里,往草席上一倒,碉堡里的其他国民党兵一窝蜂似的拥了过来,一个个弯腰低头抢开花大粒的炒豆。哨兵见状,也参与其中。林森火跟进碉堡,装着哭声喊道:“这样挑拣不行,剩下小的就没人要了,亏了本,爸爸要打我的,呜呜……” 
  
林森火边“哭”边趁机向四周扫了一眼,点清了人数和步枪数,还发现墙眼上架着一挺轻机枪,正对着前面的山坡。不一会儿,炒豆已经被抢得差不多了。林森火伸手向国民党兵要炒豆钱,可国民党兵只管自己吃炒豆,谁也不肯给钱。林森火更大声地“哭”起来。一个麻皮脸的家伙显得很不耐烦,抓住林森火的衣领,把他推到碉堡外面,还用枪恐吓他:“你还不快滚,老子枪毙你!”林森火假装害怕,擦擦眼睛,一溜烟地跑下山来。 
  
林森火把侦察到的情况立刻向中共地下党组织报告。夜里,游击队悄悄地摸进坎门镇,一枪未发就缴了国民党兵的枪。林森火高兴得跳起来,对伙伴们说:“我这半桶炒豆可没有白喂狗呀!” 

  英勇的编外小战士 

  194947日,坎门镇解放了,但盘踞在大鹿、披山、洋屿等岛屿的国民党军还是经常来坎门骚扰,16岁的林森火想去参军,但因年纪还小,没有遂愿。 
  
731日晚上,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浙南行署绥靖军叶金饶部300多人分三路包抄坎门,枪声四起。林森火立刻去找解放军和民兵。正边走边想,忽见十几个杀气腾腾的国民党兵冲过来,他机警地躲了起来。刚要走,只见民兵排长带着两个民兵从这条路走来。林森火急忙拦住他们,告诉他们有十几个国民党兵从这儿过去,又问:“现在情况怎么样?”民兵排长说:“情况很紧急,我们现在正要去找解放军。” 
  
原先驻在镇上的解放军刚刚调走,只有民兵防守。民兵已与国民党军交上了火,坚持战斗了1个多小时,排长才带着两个民兵突围出来,准备到花坪去找解放军。 
  
林森火一听,对民兵排长说:“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你留下来组织民兵进行反击。”民兵排长说:“路上有敌人封锁呀!” 
  
“不怕,我有办法对付这些狗强盗。”林森火斩钉截铁地说,而后接过信,藏在鞋底就走了。 
  
这时,镇上枪弹乱飞,到处是国民党军的岗哨。林森火边走边想着怎样闯过封锁线,忽然脚下“当啷”一声,踢着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两颗黄橙橙的子弹壳,脑子里立刻闪出一个主意。他拾起子弹壳,一边玩着,一边大模大样走出了镇口。 
  
猛然间,从路旁跳出一个凶恶的国民党兵,林森火想回避已来不及了。国民党兵用枪拦住林森火的去路,厉声喝道:“小鬼,你是干什么的?” 
  
林森火停住脚步,故意把子弹壳弄得“当啷当啷”直响,然后镇定地回答:“捡子弹壳换糖吃。长官,你送给我几个吧!” 
  
“胡说!”国民党兵瞪起眼睛,用枪口抵着林森火的胸膛威吓,“是不是共产党派你来做侦察的?不说实话,老子毙了你!” 
  
林森火脸无惧色,嘟起嘴巴说:“什么侦察不侦察,妈妈不让我出来,还是我偷偷跑出来的。” 
  
国民党兵见恐吓不出什么,又在林森火身上乱搜了一阵,也没搜出一点东西。林森火趁机装出一副笑容,说:“长官,天热得很,等会我给你们送壶茶来。” 
  
国民党兵伸直喉咙,咽了几口口水,饿相毕露地说:“茶要送,饭也要送。你去叫老百姓送饭来,我赏你子弹壳。” 
  
林森火满口答应,拔腿就走,心里狠狠地骂道:“狗养的还想吃饭?等会请你们吃一顿子弹!” 
  
驻在花坪的解放军部队也正在紧急地部署战斗,接到林森火送来的信,立即派兵向坎门镇进发。第二天与镇内的民兵内外夹击,打得国民党军溃不成军,缴获了许多枪支、弹药,还抓了不少俘虏。 
  
这年下半年,林森火通过考试,跳级插班到坎门小学毕业班。1950430日,林森火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负责儿童团工作。 
  
为了隆重庆祝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儿童节,林森火积极筹备,带领同学排练了20多个节目。“六一”儿童节晚上,由于观众太多,戏台被挤垮,演出改期到62日晚上进行。他们的演出受到观众热烈欢迎,尤其是林森火自编自演的话剧《蒋介石逃台湾》,观众看后掌声经久不息。演出刚刚结束,窜犯坎门的国民党军与解放军交上了火。民兵林森木与林森火护送李阿宽回家,转到一条弄堂时,碰到一个从钓艚岙上来的国民党兵。国民党兵一见林森木他们,就往海滩跑。林森木冲上去将国民党兵拦腰抱住,林森火也勇敢地跟上缴了国民党兵的一颗手榴弹和一只三节手电筒。 
  
11208时多,坎门小学第一节上课铃声响了。林森火眼看毕业考试临近了,正加紧复习功课。突然,外面响起一阵激烈的枪炮声,震得门窗都簌簌地响。老师急匆匆地跑进课堂,大声宣布:“有大批敌人从海上来袭击了,学校决定立即放学。”老师说完,马上将学生疏散回家。林森火招呼儿童团员们,分头护送小同学。他自己手牵着一个正在啼哭的小同学,最后走出学校的大门。把小同学护送回家后,林森火飞一样地跑到民兵队。可是,民兵们一个也找不到。他转身又跑向镇公所。在镇公所门口,碰见一位镇干部。镇干部认得林森火,告诉他:“敌人上来七八百。我们连部队带民兵只有百把人,正在西边山头阻击敌人。通往县城的道路也被敌人截断了。” 
  
“我能干些什么事情呢?”林森火急着要求任务。镇干部劝他回家躲起来,他不干,跑到解放军炊事房帮忙。


 
帮助解放军炊事班烧茶做饭

  炊事房虽在山脚,但处在敌人炮火射程之内,不时有炮弹在周围爆炸。炊事员劝林森火赶快离开,林森火坚决不走。 
  
就在这时,敌人的一颗炮弹正落在炊事房,“轰”的一声爆炸了……17岁的少年英雄林森火倒在了血泊中,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 

中共玉环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易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地址:玉环市玉城街道东城路6号  电话:0576-87215726  传真:0576-87215726